经营项目
 
13865980228 400-088-9977
传真:0898-88123008
E-mail:admin@dede58.com
您的位置:主页 > 经营项目 > 综合物管 >
针对流星花园小区的实际情 况和物业服务质量问
发布时间:2018-11-15 作者:admin 浏览:

  我是一名居住在北京昌平区霍营街道流星花园小区的居民,也是小区业委会委员、代理主任。最近几个月,我们感觉非常苦闷甚至恐惧。小区所有监控被人为破坏,我家的白色汽车被泼上红色油漆,我和父亲被大字报、传单污蔑诽谤,所有这些均发生在小区按照《物业管理条例》召开业主大会、投票遴选新的物业公司之际。

  8月9日,历时三个半月的小区业主大会宣传、投票工作结束,结果是98%的业主都支持选聘新的物业公司。8月13日,在上述结果刚刚公示之后,三名不明身份者就来砸我家门,踹门辱骂、威胁我们。8月14日凌晨,一群人又将10个花圈摆在我家窗前门前,用花圈对我家老人进行死亡诅咒和生命威胁。我到霍营派出所报警后,至今没有明确回应。

  我家一向为人和善,并无私人恩怨。现在,我们一家人被弄到濒临崩溃的程度,精神高度紧张,生活安全感尽失,我妻子这半个多月都不敢在北京居住。长辈和朋友们都劝我离开小区,不要在这里住,以免遭毒手。

  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对一个普通住户如此恨之入骨?又是什么势力敢在“首善之区”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现在,绝大多数业主希望尽快更换物业公司,而业主大会通过的选聘新物业的决议,拿到昌平区霍营街道办事处备案时却被以种种理由推诿,迟迟不予“备案”。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坚持,有时家人也很不理解。我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我觉得,社会在进步,法治在进步,文明在进步。权益是一种意识,而建设法治社会、维护公民权益需要所有人共同参与。人人都希望社会能进步,人人都希望权益被维护,但不能人人都坐在那里等着别人站出来。我站出来了。

  2008年,我和我的爱人在奥运相关项目中相爱、结婚。7年以来,我俩的手腕上一直戴着“奥运志愿者手环”,没有戴过戒指。我的手环上写着:“志愿者的微笑是北京最好的名片”“微笑、承诺、乐于助人”。

  接到读者来信后,8月18日,我们一行三人来到北京市昌平区霍营街道办事处流星花园小区实地调查。流星花园小区由三部分组成:一区为别墅区,二区为普通商品房区,三区为公寓区。开发商为北京西三旗新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为整个小区提供物业服务的是其下属物业公司——北京新龙天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流星花园分公司。

  18日上午10时许,我们来到吴彦君所在的流星花园三区27号楼三单元,在入口处发现,小区保安宿舍正好就在对面,仅一条马路之隔。在位于一楼的吴彦君家中,谈及半夜门口放花圈一事,吴彦君的母亲至今心有余悸:“8月14号一大早起来,我们就发现家门口、窗户下,摆放着10个大花圈,‘挽联’上面写的全是我老伴的名字。我们后来查看了自家窗外安装的监控录像才知道,是夜里12点半几个人干的。”

  当问及为何要在自家窗外装监控时,吴彦君道出了原委:“6月17号一早起来发现,我的白色轿车被人泼满了红漆,而小区又没有任何监控,报了案但至今仍没有结果。一个邻居主动提出帮我家装监控,也幸亏是装了监控,才知道花圈到底是怎么来的。”

  调看监控录像发现,14日零时44分,几名男子将花圈摆放到三单元入口处,随后驾车离开,整个过程不足5分钟。之后不到1分钟,一辆闪着警灯的面包车驶过,但并未做停留。通过慢镜头可以看到,面包车侧面印有“巡逻”字样。“事发当天报警后,霍营派出所也来人调看过监控录像”,吴彦君说,自4月份第二次业主大会开始投票以来,就有人在小区拉横幅污蔑他和家人,还有人在小区发传单,捏造所谓的事实,言语污秽不堪。

  两年前,吴彦君的父亲被小区业主委员会推选为秘书,但这些事情发生之后,他准备辞职了。“我做这个秘书,从未占过一丝一毫的便宜,倒是经常往里面贴钱。我不图什么,一方面是想帮帮儿子,减轻一些他的负担,共同为小区做好服务;另一方面,我是一名老党员,现在衣食无忧了,为小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也是应该的。我可以忍受侮辱与诽谤,但是我不想让家人也生活在恐惧中。”老吴说,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以后,家里人对外面的动静格外敏感,每天都担惊受怕的,晚上也不能睡个安稳觉。他指着放在床边的木棒说,这些都是他们防身用的,每天都放在身边,生怕哪天遭遇不测。

  除了吴彦君一家外,小区业主委员会副主任陈进一家也是“状况频发”:家中的防盗门锁眼曾被人堵上,门被用胶粘死,汽车被人大面积划伤,电表线被人为扯断。陈进清楚地记得,有几个业主认为物业服务不到位拒缴物业费,与物业公司发生了矛盾,他在网上呼吁物业公司改善服务,妥善解决与业主的纠纷,结果第二天锁眼就被堵了。

  家住流星花园一区的何老先生年近八旬,有着近60年的党龄。对于小区的日常管理,何老先生也是极为不满,“小区管理混乱,有人无法无天,简直像是回到解放前。”何老先生告诉我们,偌大的小区没有监控,最近几年盗窃案频发,最严重的一次一晚上连续6家小区住户被盗。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其他几位住户的印证。

  “长期以来,流星花园小区处于无合同物业关系、管理契约混乱的状态,不利于业主及物业的权利保障和义务履行。”2013年1月,针对流星花园小区的实际情况和物业服务质量问题,小区召开业主大会,成立业主委员会。业委会成立之后,根据物业管理条例,决定按照法律法规和小区规约要求,由全体业主投票选聘物业公司并签订物业合同,形成有效契约,维护每位业主的正当权益。

  2014年底,流星花园业委会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委托青宇(北京)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对五家物业公司进行公开招标遴选,并于今年1月8日公布了三家入围单位,提交业主大会进行最终投票选举。新龙物业也参与了前期招标,是三家入围物业公司之一,进入最终由业主大会投票环节。

  经过前期备选物业进小区宣传等过程,今年4月25日,业委会开始组织全小区进行投票。投票方式分为“指定地点投票”和“入户投票”两种,入户投票由两名志愿者带着选票入户,每张选票一式两联,正联填写投入票箱,副联由志愿者带回留证。吴彦君介绍说,志愿者为自愿报名,并保证其中一名是所在楼的居民,便于得到该楼住户信任;选票制作经过街道办事处审核通过,票面上有底纹、存根栏、骑缝章等防伪标识,并要求填写身份证后四位和联系方式以备查验。

  8月8日,业主大会按计划结束,业委会整理获得2396张(户)有效选票,超过小区总户数4227户的一半。8月9日,经过40位业主的组织、参与、监督,在业委会委员的见证下,业主大会投票统计结果出炉,有2305户选择龙城兴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小区新物业,具有“压倒性”优势。而选择原物业新龙天宇公司的只有79票。

  据业委会副主任陈进介绍,由于不具备召开大会现场投票的条件,他们只能按照有关规定采取书面征求意见的方式。但是,他们制定了较为完备的监督机制,尽最大可能保证公开、公正。“小区现在的物业北京新龙天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也投标参与了公开招标,证明他们是认可这种招投标行为的。”

  陈进说,业主大会召开前,业委会就曾邀请街道办事处等上级单位参与其中,接受其指导,但均没有得到响应。表决结果出来,经过公示后,他们第一时间报霍营街道办事处备案,但因种种原因,双方并未就如何具体指导达成共识,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数据的真实性“需要核实”,无法备案。

  《北京市物业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材料齐全的,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应当当场予以备案”。2013年,流星花园业主大会和第一届业委会成立时,就是按照这套程序由当时的东小口镇当场备案的。后来东小口镇一分为四,这里划归新成立的霍营街道办事处。“中央要求简政放权,怎么这里办事反而越来越难,备案变得比审批还复杂?”陈进表示不解。

  在昌平区霍营街道办事处,负责社区工作的啜科长告诉我们,流星花园业主大会通过的决议之所以不能备案,是因为有28名业主对投票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当问及这些业主是谁、能否提供有效的证据时,啜科长表示他们需要调查。当问及是否能以20多人持有不同意见为由而否定2000多人的投票结果时,啜科长未做正面回应。

返回
二维码
Copyright © 2002-2011 重庆时时彩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粤ICP备23698712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